乙肝携带者戴纸枷锁在才市抗议就业歧视图

2009年02月26日 119747次浏览


2月13日,罗思文戴上了自制的纸“枷锁”。(资料图片)


    “我是乙肝病者,我要工作”,2月13日上午,广州南方人才市场附近,来自江西的大学生罗思文眉头紧皱地戴着自制的纸“枷锁”,透过挂在胸前的标语,发出那痛彻心扉的无声呐喊。此前,罗思文费尽千辛万苦通过了一家用人单位的考核,却因为“大三阳”而被拒之门外。


    这次近似于行为艺术的举动,是罗思文“无奈的抗争”,22年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生活,让他绝望,让他在求学、就业和婚恋等各个方面都历经挫折。终于,在崩溃的边缘,他于沉默中爆发了。


    罗思文的遭遇,是中国93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生活现状的一个缩影。


    罗思文今年22岁,江西宜春人。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但“农村人不像城里人那般娇贵”,在老家,鲜有人提及并重视这个问题。罗思文从小到大也从没觉得自己的身体因为乙肝病毒而有什么异常和不适,所以年少无忧的他并不在乎——直到高考那年。


    高考那年,他花30元抹去了档案中的“乙肝污点”


    快高考的时候,学校组织体检(体检结果将写进档案)。罗思文他们班总共有60名学生,其中有十几人是“大三阳”或“小三阳”。老师私下告诉他们:“每个人交30元,请医院高抬贵手,写‘正常’。”


    就这样,十几名同“肝”共苦的同学们不知所措地齐刷刷地交了30元,这30元的性质,近似于“赎金”——不让足以影响他们整个人生的“污点”写进档案,用金钱实现“人生救赎”。事后证明,这只是个开始。


    这30元,是罗思文这名淳朴的农家孩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花钱消灾”。乙肝病毒,在他心头的分量开始变得重了起来。


    因为乙肝病毒,女方家长拆散了他俩。


    罗思文最终考入了江西机电学院。大学三年的金色年华如白驹过隙行将过去,回想起来,最让他牵肠挂肚的,无疑是那“有缘无分”的曾经的女朋友。


    他们是大学二年级那年认识并开始交往的,罗思文出于爱护,一开始就真诚地向女友坦白了自己是“大三阳”。女友倒不介意,只是付之一笑,说“没什么”。在这般阳光、清澈的交心下,两人的感情日益紧密,大学三年级,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大三上学期,罗思文带着父母赴女友家求婚。女友的爸妈也是农民,不善言谈。出乎罗思文预料的是,在一阵短暂的客套寒暄后,他们突然把话题引到了“乙肝”上。他们没读过多少书,对乙肝病毒的认识全部来自道听途说,他们把乙肝病毒携带者描述成行将死去的病夫,“而且很顽固,说什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根本不听罗思文的解释。他们最后盖棺论定:“因为你是‘大三阳’,我们的女儿不能嫁给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