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连续加班两天后猝死

2008年01月09日 134941次浏览

本报讯 (记者 李更祥) 在工厂连续加了两天班,中午下班吃完饭后毫无预兆倒地死亡,本月4日,来自湖南、在惠州港隆毛织厂工作的唐新柳猝死在租住的宿舍。昨日,从老家赶到惠州的唐新柳家属因为不满公司处理态度堵住了公司的大门。警方赶到调解。


  员工猝死租住宿舍内


  31岁的湖南人唐新柳在惠州镇隆的港隆毛织厂工作有4年多时间。本月4日,唐新柳中午下班和同在工厂上班的几个老乡一起吃了饭,几个人在唐新柳租住的宿舍里聊天。当时在一起聊天的老乡称,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唐新柳突然倒在地上,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唐新柳的妻子阿庆和亲戚们从湖南老家赶来惠州,未能见到唐新柳最后一面。阿庆说,家里有个年幼的孩子,还有唐新柳年迈的母亲,一家人的全部经济收入来源就是唐新柳每个月1200元-1600元的工资。“工厂实施的是按件计酬,每个月待遇会有些差别。”


  工厂员工告诉记者,目前是生产淡季,工厂加班不是很频繁,不过在本月2日及3日,唐新柳所在的车间加了3个小时的班,“也就是说,那两天唐新柳每天上班11个小时。”阿庆称,不排除唐新柳是因为频繁加班劳累过度导致猝死。


  不满厂方态度家属堵厂


  家属们赶到惠州后,试图与工厂方面交涉,“老板一直没有露面”,昨日上午,靠着工厂的大门,阿庆垂着眼望着地面。阿庆告诉记者,本月5日家属们赶到惠州后,厂方的处理态度一直不积极,一开始都没有给家属安排住的地方,而且数次找厂方交涉均未得到回应。“我们几个人都睡在车里”,唐新柳的弟弟说,由于找不到住的地方,他们几个人将一辆小车停放在工厂门口,晚上就在车里睡觉。


  昨日早晨,阿庆带着亲戚堵住了工厂的大门,不让工厂的车辆进出。记者上午11时赶到时,工厂一辆货车被迫停在敞开的大门里,警方赶到现场调解。中午12时,工厂后勤部一名主管和唐新柳的亲戚们走了出来,该名主管告诉记者,在警方调解下,厂方和唐新柳的家属达成一致意见,先由工厂提供唐新柳家属的食宿问题,等到尸检报告出来后,再做相关处理决定。


  阿庆不知道自己这样堵着工厂大门是否违法,“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根本就不会搭理我们。”记者离去时,阿庆仍然靠在工厂门口,但是他们不再阻止车辆从大门口通行。唐新柳猝死的地点是自己在外面租住的宿舍,工厂宿舍不够,由厂方每个月补助20元钱让部分工人在外面租住房子。“人在工厂工作,就这样没了。总得给个说法吧。”


南方都市报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