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打工贵族薪酬共8700万 *ST上控董事长月工资1元

2013年04月26日 63329次浏览

  富:前十位赚钱超比亚迪 穷:月薪1元演绎悲情故事


  金融业不仅是市值权重最大的板块,也是诞生“打工皇帝”的摇篮,从深发展CEO法兰克·纽曼,到中信证券副董事长殷可,都曾创下高管薪酬的纪录。不过,2012年证券业遭遇困境,反倒是传统的制造业、地产业异军突起,A股公司高管薪酬的座次也重新洗牌。


  来自钢铁行业的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凭借1516.7万元的年薪,夺得2012年薪酬最高的上市公司高管。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年薪998万元,位居次席。曾在2011年获得1974.5万元高薪的中信证券副董事长殷可,去年薪酬降至990.26万元,退居第三位。


  总体来看,跻身A股2012年薪酬前十位的“打工贵族”,年工资“起步价”高达600万元。其中,房地产行业涌现的人数最多,包括了万科A董事会主席王石和总裁郁亮、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以及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十位“打工贵族”在2012年赚取的薪酬总额高达8711万元,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拥有687亿元资产的比亚迪当年实现的净利润8137万元。


  事物总有两面性,在A股市场多达3.12万人的高管群体中,有人日进斗金,也有人薪酬少得可怜。有趣的是,低薪高管的背后往往有些“悲情”的故事。(注:下述数据均剔除了在关联企业领取薪水的高管)


  *ST上控李慈雄是薪酬最低的董事长和总裁,2012年只从上市公司领取了12元。“你没看错,年报里确实是12元”,*ST上控证券部工作人员解释,“因为公司连续两年大幅亏损,董事长李慈雄秉着承担责任的态度,每月只领取象征性的1元钱。”不过,李慈雄是*ST上控的实际控制人,掌控着47%的股权,放弃2011年40万年薪的损失并不算大。


  海南瑞泽冯儒是挣得最少的董事,2012年的薪酬只有5000元,任期从2011年8月至2014年8月。这位出生于1960年的冯儒堪称是位闲云野鹤般的人物,他毕业于政法学校,长期在广东省公安系统工作,2008年5月份起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


  今年51岁的刘耀明则是最“悲情”的监事会主席,2012年薪酬仅为1000元。中江地产负责人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1000元是1个月的津贴。因为公司去年经营存在困难,部分高管津贴发了1个月就停了。”除了刘耀明之外,中江地产还有7位董事只领取了1000元,成为高管薪酬水平最低的A股公司。


  老:“六零后”掌权派 少:“八零后”涨薪快


  潍柴动力董事Julius G.K,今年已经86岁,出生于1984年的北玻股份副总经理高理还不到30岁,他们之间的年龄跨度达到了56岁。在实际掌控上市公司经营的1.68万名高管中(不含监事、独董),不同年龄层次之间的权力分配、薪酬水平是什么样的呢?


  “六零后”高管无疑是A股市场的“掌权派”,人数多达1.26万人,占到了高管总数的75%。经验丰富和具备专业背景的他们通常是上市公司经营的决策者,例如在2012年薪酬前十位的“打工贵族”中,三位“六零后”分别为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中信证券副董事长殷可和万科A总裁郁亮。


  不过,尽管“六零后”高管人数众多,但是薪酬水平最高的却是“五零后”高管,后者平均薪酬为56.64万元,较“六零后”高管的46.45万元,高出了约10万元。在A股市场中,“五零后”高管多数是企业的创业者,在从经营者向策略决策的角色转换同时,仍然拥有企业的话语权。万科A董事会主席王石、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都是“五零后”高管的突出代表。


  与此同时,年轻的“八零后”正在跻身A股市场的资本舞台,目前共有4位,分别为:北玻股份副总经理高理、亚玛顿董秘刘芹、华仪电气董秘张传晕和东方金钰总裁赵宁,人数不仅比2011年增加一倍,平均薪酬水平也从13.91万元提升至24.77万元。需要指出的是,蹿升的“八零后”高管往往有着一些背景,高理为北玻股份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赵宁则是东方金钰的实际控制人。此外,尚未发布年报的姚记扑克,“扑克大王”姚文琛启用了多位“八零后”参与管理,总经理姚朔斌、副总经理姚硕榆生于1983年,董秘浦冬婵生于1982年。


  升:70位高管薪酬翻番 降:178位高管薪酬腰斩


  2012年,A股高管薪酬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中信证券副董事长殷可的大幅降薪,以及光大银行董秘卢鸿等10名高管集体降薪约48%,反映了金融业在面临巨大的压力。与此同时,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年薪超千万,成为薪酬增加绝对值最多的高管,以及医药、地产行业高管纷纷看涨,体现了传统行业的活力。


  统计显示,2012年70位上市公司薪酬涨幅超过一倍(不含监事、独董,且2011年年薪超过50万元)。欧亚集团董事长曹和平成为了薪酬上涨最快的高管,年工资从2011年的62万元,跃升至去年的629万元,同比增加9.15倍。平安银行副行长吴鹏2012年薪酬379万元,同比增加5.53倍,成为金融界为数不多的涨薪高管。


  万通地产成为了最慷慨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许立,以及总经理、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董秘等6位高管的薪酬均上涨逾一倍。


  医药则是高管薪酬“涨”声最热烈的行业,千红制药、天士力、达安基因、复星医药、科华生物等公司均有高管薪酬翻番。


  如同股市的涨跌,A股公司高管们的工资有时候也会缩水。2012年,178位高管薪酬同比下降接近或超过50%。中信证券两位副董事长殷可、陈小宪是2012年的“失意者”,薪酬减少金额分别为984.24万元和366.68万元,位列高管第一名和第三名;鲁泰A董事藤原英力的薪酬从2011年的800.76万元,减少至2012年的398.96万元,缩水逾400万元,位列第二名。


  之所以百余位高管的薪酬遭腰斩,主要是由于两个方面原因。一是业绩不佳。受到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欧债危机发酵的影响,2012年金融业和出口型企业经营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业绩亏损或净利润增速下降,让部分高管不得不通过减薪的形式来为业绩买单。券商行业高管2012年薪酬平均下降了30%-50%。此外,销量下滑的比亚迪高管也均调降工资约30%。


  二是高管职务更替。东陵粮油赖宁昌的薪酬从2011年的116万元,降至2012年只有6万元,降幅高达95%。不过,赖宁昌的降薪并非业绩原因,而是其2012年3月辞去了董事长职务,如今为东陵粮油的董事。陕天然气董事长袁小宁的薪酬也从59万元降至3万元,这是由于袁小宁2011年10月开始担任陕西燃气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2012年额外从股东单位领取了50万元报酬。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